CHAN PAK CHUEN

Murmur |  夢囈

5-7-2020

 

把地上的磚延伸起來豎立的紀念碑,磚頭上的凹凸不平,留下了風吹走的粉末,雨水沖走了的平滑。

刻滿了英文的名字,遠看像退色的字典。字體也像字典裏的字體。圍着磚頭紀念碑的是薄薄的水池。

緩慢的水聲隔開了周圍的繁囂。

有的人伸手在粗糙的磚頭上找想要找的名字;

有的人默默在紀念碑前沉思;

有的人帶了黃色小花,把花放在磚頭磚頭之間的縫;

有的人閉上眼小聲地念着像古怪的咒語,也或許是遠古的歌詞。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 

 

24-5-2020

 

有一個國度, 監獄就如教堂般神聖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10-5-2020

 

在陽台,見到有位少女被怪獸追殺。 我開了兩槍,把怪獸殺死。 少女喘定了,盯著我一陣子,向陽台擲了兩粒糖果。

 

我跟隨少女乘搭火車,昏暗的車箱內,她跟我搭話起來。

 

「你喜歡糖果嗎?」

 

「不喜歡。」

 

「你知道這列火車的目的地嗎?」

 

「不知道。」

 

「那實在有點可惜,火車的終站是糖果工場。」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15-7-2019

 

你們是最最最美麗的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9-6-2019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29-3-2020

 

 

花開花落, 又是否徒勞?

你把世界壓縮成小球, 放在掌心,你以為可以握住那微小的世界, 她卻化為烟溜出指縫。嘲笑有使你臉紅哂暗嗎?

 

*   *  *

 

漆黑的大海, 我看見燈塔發出的微光。我奮力游向燈塔。不記得倒吸了多少海水。眼睛模糊里仍見到散開的眩光。像瞳孔內的煙花, 與海浪對抗得根竭力疲, 但終點依然遙遠, 燈塔從來不是終點。

 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